八零电子书 > 历史军事 > 一品俏农妃 > 第三百五十三章:龙颜大悦

第三百五十三章:龙颜大悦(1 / 1)

皇后柳眉便渐渐竖起,她可不是什么好性儿:这个儿媳自己可以说,儿子可以说,别人不能说。尤其是那几位王妃,她们敢嘲笑苏挽秋,便是在打自己的脸,谁许这些女人如此放肆大胆, 真当她这个皇后是吃素的吗?

皇帝面色也有些不悦,但他只是淡淡道:“都是些大家族养出来的千金小姐,浑不知民间疾苦,也不懂事,魏王妃不必和她们一般见识,朕知道,你在玉米的种植方面,是立了大功的。”

“多谢父皇。”

苏挽秋福身行礼, 接着欢笑道:“谁在意她们怎么说?若在意这个,我就不下地了。只是想着父皇母后还有王爷的面子,我这不就只能折中,用好料子做衣服吗?好在我不用上手干活,也不怕挂了扯了。是了,父皇看见这玉米了,如何?这是一亩地的产量,刚才上了秤一称,足有八百六十斤,比我预料的还要高。”

皇帝脸上的褶子都一下笑开了,苏挽秋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高兴到喜动颜色,心中不禁雀跃,暗道:稳了稳了,我这功劳跑不掉了,嘿嘿嘿!必有重赏!会是什么赏赐呢?拭目以待啊。

她眼睛里都快冒出星星了,落在皇帝皇后眼里,哪会不明白她在想什么?两人不觉莞尔, 皇后摇了摇头,笑道:“你啊, 幸亏身后没长尾巴,不然这会儿该飘到天上去了。

皇帝则欣慰道:“亩产八百六十斤,朕刚刚听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还以为听错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好啊!好!这要是推广开来,天下百姓再无饥馁,对了,你说北边的那片地,也能有这个产量吗?”

苏挽秋自信道:“黑土地最是肥沃,别的地方我不敢说,但关外那一大片黑土地,若遇上风调雨顺的年头,产量最起码可以和咱们这里平齐,即便有些洪涝干旱之类的灾害,最多也只是减产,不至于颗粒无收,怕得只有蝗灾,但蝗灾一般是在大旱之后出现,提前做一些防范措施, 加上那么大的黑土地,比湖广加起来都大,怎么也不至于绝收。”

“这就够了这就够了。”

皇帝连连点头,皇后也笑道:“不止这个,皇上不是说过?开海之后,南洋那边也可以遣人过去,那边阳光好,稻米都是两熟甚至三熟。”

“没错,不然哪来的底气开海?”皇帝点头,一副龙颜大悦的样子,将手一挥:“好了,且让他们在这里收割,往后的事也不用魏王妃操心了,咱们且去用饭。”

苏挽秋点点头:“是,大致该交代的,我都交代完了。”说完问一旁管着这片的管事太监道:“先前我吩咐的,这些玉米秆可以烧火,你还记得吧?”

“记得记得。”太监点头如捣蒜:“王妃还说,那玉米根子可以先放着,等到把粮都收完了,过来拔起,堆着留冬天用,虽比不上烧柴,但二三十棵煮一餐饭还是绰绰有余。”

皇帝抚着长须道:“原来如此。这玉米果然通身是宝,二三十棵煮一餐饭,若在民间,这和烧柴也不差多少了。还用不着去山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到豺狼虎豹。”

皇后看了苏挽秋一眼,笑道:“别的就罢了,魏王妃于种植一道,果然精通,魏王时常赞你,倒也不是夸大其词。”

“呃……”苏挽秋低头一笑,轻声道:“其实……还是有一点夸大的。”

“又有何妨?夸就夸了,儿媳又不是当不起,走走走,咱们吃饭去,我已命人叫元熙过来了,倒也不必兴师动众,就咱们一家人,去坤宁宫吃顿家宴。”

皇帝说着便当先而去,皇后和苏挽秋连忙跟上,一边走着,婆媳两个一边悄声说着话。

*****************

“王妃,蕊儿过来了。”

“嗯?”

苏挽秋正往耳朵上戴一对珍珠耳坠,听见这话便随口问道:“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这还没吃早饭……”

不等说完,猛地回身,惊讶道:“你说谁?蕊儿?她能下地了?还是抬过来的?什么事这样急?”

“哎呀王妃,您急什么?看,刚梳好的发髻都歪了。”

幽兰跺脚,只听苏挽秋讪讪道:“我这不是太过震惊吗?才几天啊,她就能下床了?”

一旁芍药忍着笑答道:“是,自己走着来的,说先前王妃说过,叫她好了就过来,有事情吩咐。”

“嗨!那也得好了啊,她当她是壁虎,挨一顿打,这么几天就都长上了?”

苏挽秋一边说,就挥手示意幽兰:“不用再整了,这样就行,歪就歪点,便当是堕马髻。”

说完胡乱往发髻上插了根珠钗,便起身走出去。芍药和幽兰紧跟在她身后,芍药便好奇问道:“若说她恢复得快,这是真的,但为什么说她是壁虎呢?”

“你没观察过壁虎吗?它们尾巴若是被拽住,情急之下是可以断尾逃生的,然后没几天,一条新尾巴就长出来了。”

幽兰芍药都笑道:“原来如此,我们哪里知道?别说观察,从小到大伺候了这么些主子,就没见过几只壁虎。”

“也是,你们服侍的都是贵人,深宅大院,本来壁虎就少,便有,也都是在外间捕食,哪里就能爬到屋子里。”

苏挽秋点点头,这时已经来到花厅,只见蕊儿在门口背对她们站着,呆呆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听见脚步声,她回过头来,刚要下跪,就被苏挽秋一把扶住,听她笑道:“能站稳当就不错了,哪里还禁得住这些繁文缛节?我不是候姑娘,最烦恶这些,以后见我不用动不动下跪。”

一边说着,就拉蕊儿进了屋,只把她惊得面色变幻不定。

这哪里是主子?便是兄嫂,也没这样好声气的同她说过话,更别提拉她的手,记忆里,只有娘亲才会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

蕊儿不知不觉眼泪就下来了,又听苏挽秋在那里问:“不疼了吗?做什么这样着急?我想着你怎么也得休息十天半个……怎么了?怎么哭了?可是这府里有谁欺负了你?”

(本章完)

最新小说: 血染侠衣 遮天之无上天皇 我真的是捡漏王 火影忍者之善与恶 网游之女祭司 遗忘国度之德鲁伊 侯府商女 家有辣妻,相公吃得消么 大唐好相公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