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电子书 > > 欢迎来到魔性都市 > 第一百零七章:贪念

第一百零七章:贪念(1 / 1)

禁忌的大成圣体想要吃了高文!

对于这种情况,高文并不觉得意外。

虽然他从未去想过类似的情况,可实际上潜意识里在知晓自己属于类似不死神药的一种时,高文就已经知晓了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如果说圣体大成后的血肉几乎等于可以帮人延寿的药王的话,那么依托与鬼面桃树而成长的高文说是略等于一颗不死神药的果实也是丝毫都不为过。

还是一种超脱了这个世界规则的束缚,能够让吃过不死神药的人再延寿一世的‘仙药’。

这样的他,引来禁忌存在的垂涎,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么?

“尼玛,好大的一只爪子!!!”

大成圣体的手臂是自无底深渊中探出的,其上还挂有许多叮叮当当的锁链,似是在束缚着祂,可这些锁链似乎并没有起到其应有,如果说是束缚的话.....那这tmd都快探到荒古禁地之外的黑毛大爪子又是个什么鬼?

“前辈!前辈救命!”

面对这如同横扫过来的山脉一般的手臂,高文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自己硬钢,而是确定自己能够逃离后直接呼叫身后拎着太皇剑的那位大夏老皇主。

开玩笑,荒古以来攻击第一的帝兵又岂是等闲,现在既然遇到了怪物,那放着这么一个顶级大手不管、自己去硬上?

高文还没那么勇!

高文是怎么想的暂且不提,只说那位大夏老皇主在看到‘荒’的出现后,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乱,瞥了一眼就快要被摩天大手捏住的高文似是在确定什么,随即就见其抽出腰间长剑,眼中满是仇恨与疯狂的斩出了惊世的一击。

“斩!!!”

一剑斩出,这位老皇主直接飞速后退,转过身直接向着中州的方向飞去,却是连看都没去看一眼身后的自己斩出的结果。

很明显,这老东西也知道想要靠太皇剑这件帝兵的一击就干掉‘荒’是一件极为不现实的事情,可偏偏心底隐藏的那一抹仇恨留到此时就已然化作了一种阻碍他修为前进的魔障,让他不得不走上这一趟。

或许除去这位老皇主自己之外,已经没人记得老皇主曾经在大夏留下的那些子孙,几万年的时间已经太久远了,久远到哪怕是这位老皇主自己,也是在最后一位血脉后裔去世后,才忽然发现自己曾经留下的那些血脉已然绝嗣了。

他的后人死光了!!!

绝种!

而最后的那个血脉后裔的死因,就是跟随上一任大夏皇帝进入这荒古禁地寻找可以延长寿命的药王,结果其生命却成为了‘荒’用来果腹的粮食。

此绝后之仇,如何能够不恨?

此灭族之仇,有如何能不去‘厚报’?

别说什么他的后裔死绝但大夏皇族还在的屁话,大夏皇族传承几十万年,期间换了多少次的血脉只有老天爷能够换算清楚,至于眼下的大夏皇族和这位老皇主之间的血脉关系......也就是同为人族?

血脉被替换就是被替换了,绝嗣了爷就是绝嗣了,修为到了老皇主这等境界,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可是这般的深仇大恨.....

既然无法去报复现在的大夏皇族,这位老皇主就只能舍得一条命出来,跑到荒古禁地来发泄一下自己的怨气!

把高文驱赶进荒古禁地,是因为大夏皇主隐约发现了高文体质的异常,拥有着大夏传承的他自然知晓荒古禁地里面这只‘荒’的一些习惯,也知晓了但凡是有类似‘大成圣体’‘混沌体’‘初代帝血’等等吞服可以大幅延寿的人走入禁地后,这尊堕落了的家伙就会经不住诱惑的爬出来!

“只斩一剑!一剑斩去过去的一切因缘!”

这是大夏老皇主走的荒古禁地前时在心底对自己说过的话。

“只斩一次!斩过之后终身追求成仙路!”

这是老皇主在见识到‘荒’那即时被封印后依旧显得魔威滔天恐怖身影后,对自己许诺下的承诺。

一剑斩凡尘,自此去做仙.....

可成仙路上多尸骨,一些事情若是遇到了,又岂是说斩断就能斩断得了的?

......

太皇剑攻伐无双!

当代表着太皇剑复苏的惊天气息自荒古禁地中传出时,北斗大地上不知有多少修士的人都麻了,这已经是这些大圣地第几次弄出这种幺蛾子了,真就是家里有钱、帝兵都是随便复苏,完全不把温养帝兵的花费当回事儿了呗?

有不少修士暗中吐槽,实际上心里那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那可是帝兵啊!

毫不夸张的说,拥有了一件帝兵,才是建立一个长盛不衰的圣地的真正地基,就如同摇光圣地,若不是有着龙纹黑金鼎用来镇压气运,又其能够长存到现在?

再去看看瑶池,看看姬家、看看姜家、看看那些个不朽皇朝,去看看......

没有帝兵庇佑的修士,都在羡慕此时大夏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挥霍帝兵所带来的帝威。

可是那些真正拥有帝兵的势力呢?

感受到因为太皇剑全面复苏而引得自家帝兵也开始出现骚动得情况,一群圣地的底蕴也是面色大变的出面去安抚帝兵内的神祗。

“太皇剑居然真的复苏了?”

“地点居然是在荒古金地?”

“大夏要做什么?这是瞒着我们去猜九妙不死药了么?若只是择菜一些神泉和果实的话,应不该做到如此地步才是啊....”

“回禀老祖宗,我等之前已经去信询问过中州的人,听他们讲,这次动手唤醒太皇剑的似是大夏的一位几万年前的老皇主擅自行动,而大夏方面的人自家也并不知情。”

“你在开玩笑?若是个人擅自行动又如何能把帝兵催动到这等地步.....”

“那是三万多年大夏的一代天骄皇主,其修为已经达到了圣人王的巅峰,只差一步就能成为一尊大圣.....”

“......”

与其搭话的那位圣人顿时无语,感觉自己有些丢人的同时又觉得这位皇主简直是神经病,你都圣人王巅峰了,还跑去荒古禁地作什么死,突破到大圣再去浪难道不香嘛?

“可惜了,一代人杰或许熬不过今天了。”

“什么?”

“祖师,你们之前不是说那位大夏的皇主已经逃出了荒古禁地了么,为什么还说他熬不过今日....”

神源液内的老者忽然闭上双眼,似是兔死狐悲的般的低语道:“大帝之威不可辱,他既然主动出手挑衅,那一位自然也不介意梦游出来吃了他.....”

“吃....吃?”

“可是....可是...可是至尊们不是都在自我封....”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祂是例外啊,万古以来唯一例外的一例啊哈哈哈,世间可有不死之人,唯我人族大成圣体!

不成帝,既可封印自身,以九色仙金以镇压道果,后又得另一位相助,使得其以一种不人不鬼得姿态残存于世.....哈哈哈哈,虽是残存,可其依旧有大帝之力,敢问这世间有任何人能敌......”

话音说道最后,神源中得老祖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声音也越发得低沉,可其中照应出得那一抹悲凉却让场中二人为之心惊。

是啊,一尊活着的大成圣体,一尊半人半魔的大成圣体,或许近些年来正是有着这一位的存在威慑太古万族,这才导致这漫长的无帝时代并没有至尊出世作孽吧?

“可...可....”

年轻人似是想想要说什么,可是看了眼已然与神源液中闭眼的老者,他还是任由身边的长辈把其自宗门秘境中拉了出去。

一直走到外界,宗门内部的广场上,巨大的屏幕还在播放着荒古禁地中的画面。

年轻人看着那几乎自九座药峰为起点,直接撕碎了大半禁地的庞大峡谷,也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

“这就是太皇剑的全力一剑之威么?”

“还不算,不过如无太皇亲掌此剑,这应该就是它的极限了吧?”有人不确定的给出回答,实际上这人心中也是震撼与疑惑并存。

“深入地底十七万丈,已然看见地心深红,如不是之前这一剑已经被荒阻了又阻,这一剑怕是已然把整个北斗都给斩成两半。”

“这就是帝兵的神威啊....”

“可是这还不是太皇剑的完全状态,真希望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这并剑在太皇之手时又能挥舞出何等的万丈光芒。”

“或能一剑斩断一片星系?”

“夸张了.....”

“诸位师叔伯,那荒是被太皇剑杀掉了么?”

“......”

“......”

寂静,年轻人的话没人回答,一众亲眼看到荒被太皇剑斩中的宗门长老只说沉默不语,恢复了之前死一般的目光呆愣的看着眼前的光幕。

是啊,受了太皇剑一击的荒,死了么?

想到之前那一幕。

想到在太皇剑一击到来前,开始把自己的整个身躯都爬出深渊,并把那些仙金都拦在身前的‘荒’.......

想到那借由太皇剑的神威站短所有锁链,且怒吼着追出荒古禁地的‘荒’。

想着‘荒’眼中几乎饥渴般的疯狂,想着在荒面前那个渺小如蝼蚁,却又撕裂虚空直接逃走的人影.....

他们是改期望荒能够吞了那人,还是希望那人逃出升天?

若是荒吞了那人还好。

可若是荒没有得偿所愿,那这场黄金大世的第二场黑暗序幕,怕是就要由人族自己的至尊拉开了啊。

......

荒古禁地的‘荒’解封了!

其斩掉了囚禁自身的全部锁链,这就表示其再也没有自我封印的能力了。

也就是说,一场来自人族内部的黑暗动乱,或许即将到来。

这或许就是勇者故事的结局吧,屠龙者终成恶龙?

当无数人看到那浑身散发着漆黑血气的身影与半空中飞过,当他们在下方感受着那虽然有些缓慢但依旧在不断流失的生命力.....

荒开始吃人了!

哪怕它吃的狠节制,甚至还只是少量的摄取命源来缓和自身仙台处的裂痕,可是大家都清楚,随着时间的推移、若是荒找不到恢复自身衰败仙台的方法,那么大肆的吞噬命源既是其必定要去做的!

不然就是死!!!

然而荒愿意为了天下苍生,就这般的把自己‘饿死’么?

你说呢?

若是它真的愿意,又何苦把自己囚禁在荒古禁地里那么多年,不管其的目的是什么,不能死无疑是其必须要做到的!

实际上,在人族君临北斗的这几十万年里,这种事情的发生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一些圣地的记载中,并非不是没有人族大帝在自身晚年之时走入各大禁地,想要把自身封印在禁地内等待后世有黑暗动乱发生时,其再出世去平定动乱。

可结果呢?

自我封印之人,要么在走入禁地后就被其余至尊分食,要么就在进入的那一刻直接被其他至尊逼迫的一同发动一场黑暗动乱来作为投名状,至于万年大帝潜伏于至尊们之间的想法,则是自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的。

至于自己成为一处禁区?

其中的难度暂且不提,只说人族上百万年的历史走过来,也就只有人族的这一尊大成圣体做到了这一点,至于其为此究竟又付出了何等的代价,或许也就只有其一人能够知晓了吧。

“这天下又要乱了,长青,趁着‘荒’还能压制住自身的‘食欲’,我们要提前转移族人开始撤离北斗了。”

“师尊,那一尊‘荒’真的是我人族大帝么?”

“是?又或者不是?这对你来讲有区别么?”

“可我人族大帝生前都是征战禁区,又岂会做出此等败坏名誉....”

“谁和你说的?大帝就不吃肉了?”

“可.....”

“不去说古时,就说现如今,你看那些想走上帝路的天骄们又有哪个不是心狠手辣之辈,如你所述,你又觉得他们成帝之后又会有多么的仁慈?”

“.....我知道了,师傅,我这就去通知大家准备撤离。”

“去吧,速度快一些,我怕它压抑不了多久自己的欲望了。”

“.....”

“.....”

“师傅。”

“嗯?你还没走?”

“师傅,可既然荒敢走出荒古禁地,您老人家就这么确定,被荒追的那人能够逃得过荒的追杀?”

“......”

“万一荒吃了那人后就吃饱了呢?”

最新小说: 情敌分化成O后,和我强制匹配了 替嫁 网游之绝世神主 枕叔 和开国皇帝爹上相亲综艺 八零之捡漏前任小叔 LOL:退役两年的我杀穿lpl 古代刀客养家日常[古穿今] 我的玩家全是开荒鬼才 社恐与反派恋爱图鉴